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无量光明首页|弘善法德QQ空间|弘善法德| 切换到宽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量光明佛教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佛学释疑] 南北传《杂阿含经》对照:八众诵 魔相应

[复制链接]
大求圆满 发表于 2017-5-10 23: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北传《杂阿含经》对照:八众诵 魔相应



  魔相应

  1072(一0八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寒林中丘冢间。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寿命甚促,转就后世,应勤

  习善法,修诸梵行,无有生而不死者,而世间人不勤方便,专修善法,修贤修义’。时魔波旬作是念:

  沙门瞿昙住王舍城寒林中丘冢间,为诸声闻如是说法,人命甚促,乃至不修贤修义。我今当往,为作娆

  乱。时魔波旬化作年少,往住佛前而说偈言:‘常逼迫众生,得人间长寿;迷醉放逸心,亦不向死处’。

  尔时、世尊作是念:此是恶魔,来作恼乱。即说偈言:‘常逼迫众生,受生极短寿,当勤修精进,

  犹如救头然,勿得须臾懈,令死魔忽至。知汝是恶魔,速于此灭去’!

  天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惭愧忧戚,即没不现。

  1073(一0八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寒林中丘冢间。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一切行无常,一切行不恒、

  不安、非稣息,变易之法。乃至当止一切有为行,厌离,不乐,解脱’。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

  住王舍城寒林中,为诸声闻说如是法:一切行无常,不恒、非稣息,变异之法,乃至当止一切有为,厌

  离,不乐,解脱。我当往彼,为作娆乱。即化作年少,往诣佛所,住于佛前而说偈言:‘寿命日夜流,

  无有穷尽时,寿命当来去,犹如车轮转’。

  尔时、世尊作是念:此是恶魔,欲作娆乱。即说偈言:‘日夜常迁流,寿亦随损减,人命渐消亡,

  犹如小河水。我知汝恶魔,便自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惭愧忧戚,即没不现。

  1074(一0八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夜起经行,至于后夜,洗足入室,敛身正坐,

  专心系念。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于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夜起经行,于后夜时,洗足入室,正

  身端坐,系念禅思。我今当往,为作娆乱,即化作年少,住于佛前而说偈言:‘我心于空中,执长绳□

  下,政欲缚沙门,不令汝得脱’。

  尔时、世尊作是念: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我说于世间,五欲意第六,于彼永已离,一

  切苦已断,我已离彼欲,心意识亦灭。波旬我知汝,速于此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已知我心。惭愧忧戚,即没不现。

  1075(一0八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夜起经行,至后夜时,洗足入室,右胁卧息,

  系念明相,正念正智,作起觉想。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乃至作起觉想。

  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往住佛前而说偈言:‘何眠何故眠?已灭何复眠?空舍何以眠?得

  出复何眠’?

  尔时、世尊作是念: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爱网故染着,无爱谁持去!一切有余尽,唯

  佛得安眠。汝恶魔波旬,于此何所说’!

  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惭愧忧戚,即没不现。

  1076(一0八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尔时、世尊于夜闇时,天小微雨,电光睒现,出房经行。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夜闇微雨,电光时现,出房经行。我今当往,为作

  留难。执大团石,两手调弄,到于佛前,碎成微尘。尔时、世尊作是念: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

  言:‘若耆阇崛山,于我前令碎,于佛等解脱,不能动一毛。假令四海内,一切诸山地,放逸之亲族,

  令其碎成尘,亦不能倾动,如来一毛发’。

  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1077(一0八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尔时、世尊夜起经行,至后夜时,洗足入房,正身端坐,

  系念在前。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夜起经行,后夜入房,正身端坐,系念

  在前。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大龙,绕佛身七匝,举头临佛顶上。身如大船,头如大帆,眼如铜

  炉,舌如曳电,出息、入息若雷雹声。尔时、世尊作是念: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犹如空舍

  宅,牟尼心虚寂,于中而旋转,佛身亦如是。无量凶恶龙,蚊、虻、蝇、蚤等,普集食其身,不能动毛

  发。破裂于虚空,倾覆于大地,一切众生类,悉来作恐怖;刀矛枪利箭,悉来害佛身,如是诸暴害,不

  能伤一毛’。

  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1078(一0九0)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毗婆罗山、七叶树林石室中。尔时、世尊夜起露地,或坐或经行,

  至后夜时,洗足入室,安身卧息,右胁着地,足足相累,系念明相,正念、正智,作起觉想。时魔波旬

  作是念:沙门瞿昙住王舍城、毗婆罗山、七叶树林石室中,夜起露地,若坐若行,至后夜时,洗足入室

  而坐,右胁卧息,足足相累,系念明相,正念、正智,作起觉想。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化作年少,往住

  佛前,而说偈言:‘为因我故眠,为是后边故?多有钱财宝,何故守空闲?独一无等侣,而着于睡眠’?

  尔时、世尊作是念: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不因汝故眠,非为最后边,亦无多钱财,

  唯集无忧宝,哀愍世间故,右胁而卧息。觉亦不疑惑,眠亦不恐怖,若昼若复夜,无增亦无损,为哀众

  生眠,故无有损减。正复以百枪,贯身常摇动,犹得安隐眠,已离内枪故’。

  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1079(一0九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毗婆罗山、七叶树林石室中。时有尊者瞿低迦,住王舍城、仙人山

  侧黑石室中,独一思惟,不放逸行,修自饶益。时受意解脱身作证,数数退转,一二三四五六反退,还

  复得时受意解脱身作证,寻复退转。彼尊者瞿低迦作是念:我独一静处思惟,不放逸行,精勤修习,以

  自饶益,时受意解脱身作证,而复数数退转,乃至六反犹复退转。我今当以刀自杀,莫令第七退转。时

  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住王舍城、毗婆罗山侧、七叶树林石窟中,有弟子瞿低迦,住王舍城、仙人山

  侧黑石室中,独一静处,专精思惟,得时受意解脱身作证,六反退转而复还得。彼作是念:我已六反退

  而复还得,莫令我第七退转,我宁以刀自杀,莫令第七退转。若彼比丘以刀自杀者,莫令自杀,出我境

  界去,我今当往告彼大师。尔时、波旬执琉璃柄琵琶,诣世尊所,鼓弦说偈:‘大智大方便,自在大神

  力,得炽然弟子,而今欲取死。大牟尼当制,勿令其自杀。何闻佛世尊,正法律声闻,学其所不得,而

  取于命终’!

  时魔说此偈已,世尊说偈答言:‘波旬放逸种,以自事故来。坚固具足士,常住妙禅定,昼夜勤精

  进,不顾于性命。见三有可畏,断除彼爱欲,已摧伏魔军,瞿低般涅槃’。波旬心忧恼,琵琶落于地,

  内怀忧戚已,即没而不现。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当来共至仙人山侧黑石室所,观瞿低迦比丘以刀自杀’。尔时、世尊

  与众多比丘,往至仙人山侧黑石室中,见瞿低迦比丘杀身在地。告诸比丘:‘汝等见此瞿低迦比丘杀身

  在地不’?诸比丘白佛:‘唯然已见,世尊’!佛告比丘:‘汝等见瞿低迦比丘,周匝绕身黑闇烟起,

  充满四方不’?比丘白佛:‘已见,世尊’!佛告比丘:‘此是恶魔波旬,于瞿低迦善男子身侧,周匝

  求其识神。然比丘瞿低迦,以不住心执刀自杀’。尔时、世尊为瞿低迦比丘,受第一记。尔时、波旬而

  说偈言:‘上下及诸方,遍求彼识神,都不见其处,瞿低何所之’?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如是坚固士,一切无所求,拔恩爱根本,瞿低般涅槃’。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1080(一0九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鞞罗聚落尼连禅河侧,于菩提树下,成佛未久。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

  瞿昙,住□鞞罗聚落,尼连禅河侧,于菩提树下成佛未久,我当往彼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往住佛前

  而说偈言:‘独入一空处,禅思静思惟,已舍国财宝,于此复何求?若求聚落利,何不习近人?既不习

  近人,终竟何所得’!

  尔时、世尊作是念: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已得大财利,志足安寂灭,摧伏诸魔军,不

  着于色欲。独一而禅思,服食禅妙乐,是故不与人,周旋相习近’。

  魔复说偈言:‘瞿昙若自知,安隐涅槃道,独善无为乐,何为强化人’?

  佛复说偈答言:‘非魔所制处,来问度彼岸,我则以正答,令彼得涅槃;时得不放逸,不随魔自在’

  。

  魔复说偈言:‘有石似凝膏,飞乌欲来食,竟不得其味,损觜还归空,我今亦如彼,徒劳归天宫’。

  魔说是已,内怀忧戚,心生变悔,低头伏地,以指画地。

  魔有三女:一名爱欲,二名爱念,三名爱乐。来至波旬所而说偈言:‘父今何愁戚,士夫何足忧?

  我以爱欲绳,缚彼如调象,牵来至父前,令随父自在’。

  魔答女言:‘彼已离恩爱,非欲所能招,已出于魔境,是故我忧愁’。

  时魔三女身放光焰,炽如云中电,来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我今归世尊足下,

  给侍使令’!尔时、世尊都不顾视,知如来离诸爱欲,心善解脱。如是第二、第三说。时三魔女自相谓

  言:‘士夫有种种随形爱欲,今当各各变化,作百种童女色,作百种初嫁色,作百种未产色,作百种已

  产色,作百种中年色,作百种宿年色。作此种种形类,诣沙门瞿昙所,作是言:今悉归尊足下,供给使

  令’。作此议已,即作种种变化,如上所说。诣世尊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等

  今日归尊足下,供给使令’。尔时、世尊都不顾念,如来法离诸爱欲。如是再三说已,时三魔女自相谓

  言:若未离欲士夫,见我等种种妙体,心则迷乱,欲气冲击,胸臆破裂,热血熏面,然今沙门瞿昙,于

  我等所都不顾眄。如其如来离欲、解脱,得善解脱想,我等今日,当复各各说偈而问。复到佛前,稽首

  礼足,退住一面。爱欲天女即说偈言:

  ‘独一禅寂默,舍俗钱财宝,既舍于世利,今复何所求?若求聚落利,何不习近人?竟不习近人,终竟

  何所得’?

  佛说偈答言:‘已得大财利,志足安寂灭,摧伏诸魔军,不着于色欲,是故不与人,周旋相习近’。

  爱念天女复说偈言:‘多修何妙禅,而度五欲流?复以何方便,度于第六海?云何修妙禅,于诸深

  广欲,得度于彼岸,不为爱所持’?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身得止息乐,心得善解脱,无为无所作,正念不倾动。了知一切法,不起

  诸乱觉,爱、恚、睡眠覆,斯等皆已离。如是多修习,得度于五欲,亦于第六海,悉得度彼岸。如是修

  习禅,于诸深广欲,悉得度彼岸,不为彼所持’。

  时爱乐天女复说偈言:‘已断除恩爱,淳厚积集欲,多生人净信,得度于欲流,开发明智慧,超踰

  死魔境’。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大方便广度,入如来法律,斯等皆已度,慧者复何忧’!

  时三天女志愿不满,还诣其父魔波旬所。时魔波旬遥见女来,说偈弄之:‘汝等三女子,自夸说堪

  能,咸放身光焰,如电云中流。至大精进所,各现其容姿,反为其所破,如风飘其绵。欲以爪破山,齿

  啮破铁丸,欲以发藕丝,旋转于大山,和合悉解脱,而望乱其心。若能缚风足,令月空中堕,以手抒大

  海,气歔动雪山,和合悉解脱,亦可令倾动。于深巨海中,而求安足地,如来于一切,和合悉解脱,正

  觉大海中,求倾动亦然’。

  时魔波旬弄三女已,即没不现。

  1081(一0九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鞞罗处、尼连禅河侧、大菩提树下,初成佛道。天魔波旬作是念:此沙门瞿

  昙,在□鞞罗住处、尼连禅河侧、菩提树下,初成佛道,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自变身,作百种净不

  净色,诣佛所。佛遥见波旬百种净不净色,作是念:恶魔波旬作百种净不净色,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长夜生死中,作净不净色,汝何为作此,不度苦彼岸?若诸身、口、意,不作留难者,魔所不能教,

  不随魔自在。如是知恶魔,于是自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1082(一0九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鞞罗处、尼连禅河侧、菩提树下,初成正觉。尔时、世尊独一静处,专心

  禅思。作如是念:我今解脱苦行,善哉!我今善解脱苦行。先修正愿,今已果得无上菩提。时魔波旬作

  是念:今沙门瞿昙住□鞞罗处、尼连禅河侧、菩提树下,初成正觉,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

  住于佛前而说偈言:‘大修苦行处,能令得清净,而今反弃舍,于此何所求?欲于此求净,净亦无由得’

  。

  尔时、世尊作是念:此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知诸修苦行,皆与无义俱,终不获其利,如弓但有声。戒、定闻慧道,我已悉修习,得第一清净,其

  净无有上’。

  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1083(一0九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娑罗婆罗门聚落。尔时、世尊晨朝着衣持钵,入婆罗聚落乞食。时魔波旬作

  是念:今沙门瞿昙,晨朝着衣持钵,入婆罗聚落乞食。我今当往,先入其舍,语诸信心婆罗门长者,令

  沙门瞿昙空钵而出。时魔波旬随逐佛后,作是唱言:‘沙门!沙门!都不得食耶’?尔时、世尊作是念:

  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汝新于如来,获得无量罪,汝谓呼如来,受诸苦恼耶’?

  时魔波旬作是言:‘瞿昙更入聚落,当令得食’。尔时、世尊而说偈言:‘正使无所有,安乐而自

  活,如彼光音天,常以欣悦食。正使无所有,安乐而自活,常以欣悦食,不依于有身’。

  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1084(一0九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波罗□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已解脱人天绳

  索,汝等亦复解脱人天绳索。汝等当(游)行人间,多所过度,多所饶益,安乐人天,不须伴行,一一

  而去,我今亦往□鞞罗住处人间游行。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住波罗□仙人住处、鹿野苑中,为诸

  声闻如是说法:我已解脱人天绳索,汝等亦能。汝等各别人间教化,乃至我亦当至□鞞罗住处人间游行。

  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住于佛前而说偈言:‘不脱作脱想,谓呼已解脱,为大缚所缚,我今

  终不放’。

  尔时、世尊作是念: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我已脱一切,人天诸绳索,已知汝波旬,即

  自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1085(一0九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释氏石主释氏聚落。时石主释氏聚落,多人疫死。处处人民,若男、若女从

  四方来,受持三归。其诸病人,若男、若女,若大、若小、皆因来者自称名字:我某甲等,归佛、归法、

  归比丘僧。举村、举邑,皆悉如是。尔时、世尊勤为声闻说法。时诸信心归三宝者,斯则皆生人、天道

  中。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于释氏石主、释氏聚落,勤为四众说法,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化作

  年少,往住佛前,而说偈言:‘何为勤说法,教化诸人民?相违不相违,不免于驱驰。以有系缚故,而

  为彼说法’!

  尔时、世尊作是念: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汝夜叉当知!众生群集生,诸有智慧者,孰

  能不哀愍!以有哀愍故,不能不教化,哀愍诸众生,法自应如是’。

  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1086(一0九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释氏石主释氏聚落。尔时、世尊独一静处,禅思思惟,作是念:颇有作王,

  能得不杀、不教人杀,一向行法、不行非法耶?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石主释氏聚落,独一

  禅思,作是念:颇有作王,不杀生、不教人杀,一向行法、不行非法耶?我今当往,为其说法。化作年

  少,往住佛前,作是言:‘如是,世尊!如是,善逝!可得作王,不杀生,不教人杀,一向行法,不行

  非法。世尊今可作王!善逝今可作王!必得如意’。尔时、世尊作是念:恶魔波旬欲作娆乱。而告魔言:

  ‘汝魔波旬!何故作是言:作王世尊,作王善逝,可得如意’?魔白佛言:‘我面从佛闻,作是说:若

  四如意足修习、多修习已,欲令雪山王变为真金,即作不异。世尊今有四如意足,修习、多修习,令雪

  山王变为真金,如意不异。是故我白世尊:作王,世尊!作王,善逝!可得如意’。佛告波旬:‘我都

  无心欲作国王,云何当作!我亦无心欲令雪山王变为真金,何由而变’?尔时、世尊即说偈言:‘正使

  有真金,如雪山王者,一人得此金,亦复不知足。是故智慧者,金石同一观’。

  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1087(一0九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释氏石主释氏聚落。时有众多比丘,集供养堂,为作衣事。时魔波旬作是念:

  今沙门瞿昙,住于释氏石主释氏聚落,众多比丘集供养堂,为作衣故。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化作少壮

  婆罗门像,作大萦发,着兽皮衣,手执曲杖,诣供养堂,于众多比丘前默然而住。须臾,语诸比丘言:

  ‘汝等年少出家,肤白发黑,年在盛时,应受五欲,庄严自娱,如何违亲背族,悲泣别离,信于非家,

  出家学道?何为舍现世乐,而求他世非时之乐’?诸比丘语婆罗门:‘我不舍现世乐,求他世非时之乐,

  乃是舍非时乐,就现世乐’。波旬复问:“云何舍非时乐,就现世乐’?比丘答言:‘如世尊说:他世

  乐少味多苦,少利多患。世尊说现世乐者,离诸炽然,不待时节,能自通达,于此观察,缘自觉知。婆

  罗门!是名现世乐’。时婆罗门三反掉头,喑哑,以杖筑地,即没不现。

  时诸比丘即生恐怖,身毛皆竖,此是何等婆罗门像,来此作变?即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

  白佛言:‘世尊!我等众多比丘,集供养堂,为作衣故。有一盛壮婆罗门,萦发大髻,来诣我所,作是

  言:汝等年少出家,如上广说。乃至三反掉头,喑哑,以杖筑地,即没不现。我等即生恐怖,身毛皆竖,

  是何婆罗门像来作此变’?佛告诸比丘:‘此非婆罗门,是魔波旬,来至汝所,欲作娆乱’。尔时、世

  尊即说偈言:‘凡生诸苦恼,皆由于爱欲,知世皆剑刺,何人乐于欲?觉世间有余,皆悉为剑刺,是故

  黠慧者,当勤自调伏。巨积真金聚,犹如雪山王,一人受用者,意犹不知足。是故黠慧者,当修平等观’

  。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1088(一一00)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释氏石主释氏聚落。时有尊者善觉,晨朝着衣持钵,入石主释氏聚落乞食。

  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已,持尼师坛,置右肩上,入林中,坐一树下,修昼正受。作是念:‘我

  得善利,于正法律出家学道。我得善利,遭遇大师如来、等正觉。我得善利,得在梵行、持戒备德贤善

  真实众中。我今当得贤善命终,于当来世,亦当贤善’。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石主释氏聚落。

  有声闻弟子,名曰善觉,着衣持钵,如上广说,乃至贤善命终,后世亦贤。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化作大

  身,盛壮多力,见者怖畏,谓其力能翻发动大地。至善觉比丘所,善觉比丘遥见大身勇盛壮士,即生恐

  怖。从座起,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我今晨朝着衣持钵,广说如上,乃至贤

  善命终,后世亦贤。见有大身士夫,勇壮炽盛,力能动地,见生恐怖,心惊毛竖’。佛告善觉:‘此非

  大身士夫,是魔波旬,欲作娆乱。汝且还去,依彼树下修前三昧,动作彼魔,因斯脱苦’。时尊者善觉,

  即还本处。至于晨朝,着衣持钵,入石主释氏聚落乞食。食已,还精舍,如上广说,乃至贤善命终,后

  世亦贤。时魔波旬复作是念:此沙门瞿昙住于释氏,有弟子名曰善觉,如上广说,乃至贤善命终,后世

  亦贤。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复化作大身,勇壮炽盛,力能发地,往住其前。善觉比丘复遥见之,即说

  偈言:‘我正信非家,而出家学道,于佛无价宝,正念系心住。随汝变形色,我心不倾动,觉汝为幻化,

  便可从此灭’!

  时魔波旬作是念:是沙门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1089(一一0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波罗□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来声闻作师子吼,

  说言已知、已知。不知如来、声闻,于何等法已知,已知故作师子吼?谓苦圣谛,苦集圣谛,苦灭圣谛,

  苦灭道迹圣谛’。时天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住波罗□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为诸声闻说法,乃至

  已知四圣谛。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化作年少,住于佛前,而说偈言:‘何于大众中,无畏师子吼,谓

  呼无有敌,望调伏一切’?

  尔时、世尊作是念: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如来于一切,甚深正法律,方便师子吼,于

  法无所畏。若有智慧者,何故自忧怖’?

  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1090(一一0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多众践蹈旷野中。与五百比丘众俱,而为说法,以五百钵置于中庭。

  尔时、世尊为五百比丘,说五受阴生灭之法。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住王舍城、多众践蹈旷野中,

  与五百比丘俱,乃至说五受阴是生灭法。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化作大牛,往诣佛所,入彼五百钵间。

  诸比丘即驱,莫令坏钵。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此非是牛,是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色、

  受、想、行、识,非我及我所,若知真实义,于彼无所著。心无所著法,超出色结缚,了达一切处,不

  住魔境界’。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1091(一一0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多众践蹈旷野中。与六百比丘众俱,为诸比丘说六触入处[集],

  六触集,六触灭。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王舍城、多众践蹈旷野,为六百比丘,说六触入处,

  是集法,是灭法。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化作壮士,大身勇盛,力能动地,来诣佛所。彼诸比丘,遥见

  壮士,身大勇盛,见生怖畏,身毛皆竖。共相谓言:彼为何等,形状可畏!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此

  是恶魔,欲作娆乱’。尔时、世尊即说偈言:‘色、声、香、味、触,及第六诸法,爱念适可意,世间

  唯有此。此是最恶贪,能系着凡夫,超越斯等者,是佛圣弟子,度于魔境界,如日无云翳’。

  时魔波旬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103                 第四 恶魔相应

  第一  恶魔品

  [一] 第一 苦业1

  一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初成正觉时,住优留毗罗林之尼连禅河边,阿阇波罗尼

  俱律陀树下。

  二  时,世尊独坐静观,而作如是思念:‘我今实已脱离彼苦行2。善哉!我今实已

  脱离彼无利益之苦行。善哉!证得坚毅、正念、菩提。’

  三  尔时,恶魔波旬,知世尊心之所念,而来诣世尊处。诣已,以偈白世尊曰:

  若无离苦行           清净青年众

  踌躇离净道           不净思为净

  四  尔时,世尊知是恶魔波旬,以偈答恶魔波旬曰:

  不死等苦行3          知无一切利

  第四 恶魔相应                                       一七九

  相应部经典一                                        一八O

  如陆舟驴舵4          一切无护益

  修戒及定慧5          此乃菩提道

  我达无上净           破坏者汝败

  五  尔时,恶魔波旬苦恼而曰:‘世尊已知我,善逝已知我。’即萎身没于彼处。

  [二] 第二 象6

  一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初成正觉时,住优留毗罗林之尼连禅河边,阿阇波罗尼

  俱律陀树下。

  104 二  尔时,世尊阇夜坐于露地,雨丝霏霏而下降。

  三  尔时,恶魔波旬欲令世尊生起恐怖毛发竖立,乃化作大象王,来诣世尊前。

  四  彼头实如大黑岩7,其牙如净银,其鼻如大锄柄。

  五  时,世尊知此恶魔波旬,而以偈言恶魔波旬曰:

  作净不净相           汝之轮回长

  波旬汝可去           破坏者汝败

  六  时,恶魔波旬苦恼而曰:‘世尊已知我,善逝已知我。’即萎身没于其处。

  [三] 第三 净9

  一  [尔时,世尊]住优留毗罗林……

  二  尔时,世尊阇夜坐于露地,雨丝霏霏下降。

  三  时,恶魔波旬欲令世尊生起恐怖,毛发竖立,来诣世尊坐处。

  四  诣已,于世尊之近处,以显或高或下之种种净、不净形相。

  五  时,世尊知是恶魔波旬,以偈言恶魔波旬曰:

  作净不净相           汝之轮回长

  波旬汝可去           破坏者汝败

  依身语及意           人人善调魔

  无行恶魔配           非恶魔弟子10

  六  时,恶魔波旬……乃至……苦恼萎身于其处。

  105       [四] 第四 系蹄11(其一)

  一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波罗奈仙人堕处鹿野苑。于此,世尊呼诸比丘:‘诸比

  丘!’彼等诸比丘亦奉答世尊:‘唯然,世尊!’

  第四 恶魔相应                                       一八一

  相应部经典一                                        一八二

  二  世尊乃宣说:‘诸比丘!我依正思惟,我依正精进,实证到达无上解脱。诸比丘!

  汝等亦依正思惟、正精进、亦实证到达无上解脱。’

  三  时,恶魔波旬,来诣世尊处。诣已,以偈言世尊曰:

  汝为天与人           恶魔系蹄缚

  汝缚恶魔绳           沙门难逃我

  四  [世尊:] 我脱天与人           恶魔系蹄缚

  我解恶魔缚           破坏者汝败

  五  时,恶魔波旬……乃至……形体没于其处。

  [五] 系蹄  12(其二)

  一  尔时,世尊住波罗捺仙人堕处鹿野苑。于此世尊呼‘诸比丘!’彼等诸比丘:‘唯

  然!世尊!’以奉答世尊。

  二  世尊曰:‘诸比丘!我解脱天、人等所有之系蹄。诸比丘!汝等亦解脱天、人等

  所有之系蹄。诸比丘!为众人之利益、幸福以怜悯世间。为人天之利益、幸福以游

  106 方!二人勿走一条路。诸比丘!说其初善、中善、终善之文与义之法。说一切圆满

  清净之梵行。有众生生来不少尘垢,不闻法亦得令灭,彼等应是知解法者。诸比丘!

  我亦为说法,而诣优留毗罗将军村。’

  三  时,恶魔波旬诣世尊前。诣已,以偈言世尊曰:

  汝为天与人           恶魔系蹄缚

  汝缚恶魔绳           沙门难逃我

  四  [世尊:] 我脱天与人           恶魔系蹄缚

  我解恶魔缚           破坏者汝败

  [六] 第六 蛇13

  一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王舍城竹林栗鼠养饵所。

  二  尔时,世尊,闇夜中坐于露地,雨丝霏霏下降。

  三  时,恶魔波旬欲使世尊生起恐怖,毛发竖立,化作大蛇王相。来诣世尊前。

  四  其躯体大如木舟,其头如酒屋之箕,其两眼如拘萨罗国之铜钵,其口如雷鸣,

  出电光。吐舌,其呼吸声如铁工之火具音。

  五  时,世尊知是恶魔波旬,以偈语恶魔波旬曰:

  第四 恶魔相应                                       一八三

  相应部经典一                                        一八四

  空舍自制御           胜哉彼牟尼

  于此行放弃           如是相应彼

  107              野兽之往来           蚊虻毒蛇多

  充满诸恐怖           大圣行空舍

  无有损一毛           虚空裂地震

  生者皆恐吓           纵向于胸位

  投掷利猛枪           诸佛不被护14

  六  时,恶魔波旬:‘世尊已知我,善逝已知我。’即形体没其处。

  [七] 第七 睡眠15

  一  尔时,世尊住王舍城竹林栗鼠养饵所。

  二  尔时,世尊,其当夜多作露地经行后,将晓,洗足入室。盘腿起思惟于正念、

  正心时,而作师子卧。

  三  时,恶魔波旬来诣世尊前。诣已,以偈语世尊曰:

  何故睡眠耶           睡眠为何故

  今何如眠死16         空舍为眠乎

  日已高上升           何以睡眠乎

  四  [世尊:] 破爱贪着网           何处均无惑

  一切有依尽17         觉者于睡眠18

  恶魔汝何为

  [八] 第八 欢喜19

  一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二  时,恶魔波旬来诣世尊前。诣已,向世尊唱此偈曰:

  108              有子依子喜20         牛主依牛喜

  人喜依所依           无依则无喜

  三  [世尊:] 有子依子悲           牛主依牛悲

  人喜悲所依           无依则无悲

  四  时,恶魔波旬:‘世尊已知我!善逝已知我。’形体即没于其处。

  [九] 第九 寿命21(其一)

  第四 恶魔相应                                       一八五

  相应部经典一                                        一八六

  一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王舍城竹林栗鼠养饵所。

  二  于此,世尊呼诸比丘:‘诸比丘!’彼诸比丘以‘唯然!世尊!’奉答世尊。

  三  世尊曰:‘诸比丘!此人寿命短,不可不行于未来,不可不为善,不可不行梵行,

  生者无不死。诸比丘!则长寿者,亦少多于百岁!’

  四  时,恶魔波旬,诣世尊前。诣已,以偈白世尊曰:

  人寿实甚长           善人莫轻此

  如饱乳赤子           死即岂不来

  五  [世尊:] 人寿实甚短           善人应轻此

  如人遇燃发           死者岂不来

  六  时,恶魔波旬……乃至……没于其处。

  [一0] 第十 寿命22(其二)

  一  [尔时,世尊]住王舍城……

  时,世尊曰:‘诸比丘!人类寿命短。不可不行未来,不可不为善,不可不行梵

  行,生者无不死。诸比丘!则长寿者,亦少多于百岁。’

  二  时,恶魔波旬来,诣世尊前。诣已,以偈白世尊曰:

  109              日夜犹未逝           寿命亦未尽

  如轮轴回转           人命亦轮逝

  三  [世尊:] 日夜之过逝           寿命亦将尽

  如小河水竭           人寿命亦灭

  四  时,恶魔波旬苦恼以:‘世尊已知我!善逝已知我。’而萎身隐没于其处。

  此嗢陀南:

  苦业之与象           净系蹄等二

  蛇睡眠欢喜           寿命又为二

  第一一 恶魔品

  [一一] 第一 岩23

  第四 恶魔相应                                       一八七

  相应部经典一                                        一八八

  一  尔时,世尊住王舍城灵鹫山。

  二  尔时,世尊闇夜中坐于露地。雨丝霏霏下降。

  三  时,恶魔波旬欲令生恐怖,毛发竖立。以诣世处。诣已,于世尊不远之处,以

  碎大石岩。

  四  时,世尊知是恶魔波旬,以偈谓恶魔波旬曰:

  犹如灵鹫山           虽震动一切

  正解脱佛陀           丝毫不动摇

  五  时,恶魔波旬苦恼以:‘世尊已知我,善逝已知我。’而萎身没形于其处。

  [一二] 第二 狮子25

  一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其时,世尊为大会众所围绕而说法。

  110 二  时,恶魔波旬作如是思惟:‘此沙门瞿昙,为大会众所围绕而说法、我宁26可昏

  昧诸人眼目,以往诣沙门瞿昙。’

  三  时,恶魔波旬诣世尊处。诣已,以偈言世尊曰:

  任何大众前           敢如是无畏

  作师子吼耶           此处角力士

  乃汝之敌手           既胜汝曾思

  四  [世尊:]  大雄众会前           欢善依无畏

  如来得十力           超离世爱着

  五  时,恶魔波旬苦恼以:‘世尊已知我。善逝已知我。’萎身没形于其处。

  [一三] 第三 岩石之破片27

  一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王舍城摩达屈阇之鹿野苑。

  二  尔时,世尊其足被石片所伤。世尊足痛、锐、烈,苦痛不快。世尊正念正心,

  以克服、忍耐。

  三  时,恶魔波旬来诣世尊处。诣已,以偈言世尊曰.

  懒惰于寝眠           耽著作诗耶28

  汝为事不多29         独自离市里

  住何寝意卧

  四  [世尊:] 非依懒惰卧

  亦非作诗卧

  第四 恶魔相应                                       一八九

  相应部经典一                                        一九O

  离愁我事了           独自离市里

  我哀怜一切           有情以为卧

  以箭贯串胸20         心脏逆猛烈

  111              受伤亦在眠           我为无伤者

  何故不成眠           觉之无踌躇

  眼之无恐怖           日夜无悔苦

  不见逆世间           怜诸有情卧

  五  时,恶魔波旬苦恼以:‘世尊已知我,善逝已知我。’而萎身隐形没于其处。

  [一四] 第四 非相应32

  一  尔时,世尊住拘萨罗国,名一苇村33之婆罗门村。尔时,世尊受在家大众所围

  绕而说法。

  二  时,恶魔波旬作如是思惟:‘今沙门瞿昙受在家大众所围绕而说法,我宁可昏昧

  诸人眼目,以诣沙门瞿昙。’

  三  时,恶魔波旬诣世尊处。诣已,以偈言世尊曰:

  所谓以教他           于汝不相应

  若为行此者           勿为贪嗔缚34 35

  四  [世尊:] 依利益哀怜           正觉者教他

  如来实解脱           如是贪嗔者

  五  时,恶魔波旬……乃至……隐形没于其处。

  [一五] 第五 意36

  一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二  时,恶魔波旬来诣世尊处。诣已,以偈言世尊曰:

  意之驰骋转           虚空挂系蹄

  我系蹄缚汝           沙门未脱我

  三  [世尊:] 色声香味触           是等五境乐

  于此我不欲           破坏者汝败

  四  时,恶魔波旬……乃至……隐形没于其处。

  112       [一六] 第六 钵37

  第四 恶魔相应                                       一九一

  相应部经典一                                        一九二

  一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尔时,世尊以五取蕴为诸比丘说法、教示、奖

  励,令欢喜。彼等诸比丘,理解、思惟、注心、倾耳,谛听于法。

  二  时,恶魔波旬作如是思惟:‘今沙门瞿昙,以五取蕴,为诸比丘说法、教示、奖

  励,令欢喜。彼等诸比丘、理解,思惟、注心、倾耳,谛听于法。我宁可为昏昧彼

  等眼,以诣沙门瞿昙。’

  三  尔时为[晾干]众多诸钵,而置于露地。

  四  时,恶魔波旬化作牡牛之形,以近其钵。

  五  时,一比丘语于另一比丘曰:‘比丘!比丘!此牡牛将破此钵!’

  六  如是言时,世尊言此比丘曰:‘比丘!此非牡牛。此为昏昧汝等眼目之恶魔波

  旬。’

  七  时,世尊知是恶魔波旬,以偈告恶魔波旬曰:

  色受乃至想           识行等非我

  亦非是我所           于此离贪着

  离贪心平安           以超诸结缚

  何处求此人           魔军寻不得

  八  恶魔波旬……乃至……隐形没于其处。

  [一七] 第七 处38

  一  尔时,世尊住毗舍离大林重阁讲堂。

  113 二  尔时,世尊以六触处为诸比丘说法、教示、奖励,令欢喜。彼等诸比丘,理解、

  思惟、注心、倾耳,谛听于法。

  三  时,恶魔波旬作如是思惟:‘此沙门瞿昙以六触处、为诸比丘说法、教示、奖励,

  令欢喜。彼等诸比丘,理解、思惟,注心、倾耳,谛听于法。我宁可昏昧彼等眼目、

  以诣沙门瞿昙。

  四  时,恶魔波旬来诣世尊处。诣已,于世尊之不远处,号大恐怖声,如大地破裂。

  五  时,一比丘谓于另一比丘曰:‘比丘!比丘!此大地会破裂。’

  六  如是语时,世尊告彼比丘曰:‘比丘!此非大地之破裂、此乃恶魔波旬为来昏昧

  汝等眼目。’

  七  时,世尊知是恶魔波旬,以偈告恶魔波旬曰:

  第四 恶魔相应                                       一九三

  相应部经典一                                        一九四

  色声香及味           触等一切法

  乃世恐怖饵           迷乱诸世人

  佛弟子正念           超越恐怖饵

  超脱恶魔领           光辉如太阳

  八  时,恶魔波旬……乃至……隐形没于其处。

  [一八] 第八 团食39

  一  尔时,世尊住摩揭陀国,名五苇村之婆罗门村40。

  114 二  其时,五苇婆罗门村,青年男女等41,举行互换礼物式典。

  三  时,世尊清晨,持钵,着衣入五苇婆罗门村乞食。

  四  时,五苇村婆罗门家主等,为恶魔波旬所执取:‘沙门瞿昙不予得食。’

  五  时,世尊入(村)乞食时,清洗其钵而归。

  六  时,恶魔波旬来诣世尊处。诣已,白世尊曰:‘沙门!得食耶?不得耶?’

  七  ‘如我之不得食,岂非汝波旬之所为?’

  八  ‘然则!世尊!再入五苇婆罗门村,如得食,应是我为!’

  侵犯于如来           恶魔生不德

  波旬恶不实           汝如何思惟

  即无有所得           我等亦乐住

  犹如光音天           我等喜为食

  九  时恶魔波旬……乃至……隐形没于其处。

  [一九] 第九 农夫42

  一  舍卫城因缘。尔时,世尊[对诸比丘]说涅槃法、教示、奖励、令欢喜。彼等

  诸比丘,理解、思惟、注心、倾耳谛听于法。

  115 二  时,恶魔波旬生是思惟:‘今沙门瞿昙说涅槃法、教示、奖励,令欢喜。彼等诸

  比丘,理解、思惟、全心、倾耳,谛听于法。我宁可昏昧彼等眼目,以诣沙门瞿昙。’

  三  时恶魔波旬化作农夫,肩扛大锄,持赶牛棒,散发,衣大麻粗布,足涂泥浆而

  诣世尊处。诣已,白言世尊曰.

  四  ‘沙门!见牡牛否?’

  五  ‘波旬!牡牛于汝有何用?’

  第四 恶魔相应                                       一九五

  相应部经典一                                        一九六

  六  ‘沙门!眼是我有,色是我有。眼触之识处是我有。沙门!去往何处汝能脱我否?

  沙门!耳是我有,声是我有,……乃至……沙门!鼻是我有,声是我有,……乃至

  ……沙门!舌是我有,味是我有,……乃至……沙门!身是我有,触是我有,……

  乃至……沙门!意是我有!法是我有,意触之识处是我有。沙门!去往何处能脱我

  否?’

  七  ‘波旬!眼是汝有,色是汝有,眼触之识处是汝有。波旬!无眼、无色、无眼触

  之识处者,则非汝之行处。

  八  波旬!耳是汝有,声是汝有,……[乃至]……。

  九  波旬!鼻是汝有,香是汝有,……[乃至]……。

  116 一O  波旬!舌是汝有,味是汝有,……[乃至]……。

  一一  波旬!意是汝有,法是汝有,意触之识处是汝有。波旬!无意、无法,无意

  触之识处,则非汝之行处。’

  一二  [恶魔:]此去我有者43       是云此有我

  若汝意于此         沙门未脱我

  一三  [世尊:]不去此有我         不云此是我

  恶魔如是知         汝不见我道

  一四  时,恶魔波旬……乃至……隐形没于其处。

  [二0] 第十 统治44

  一  尔时,世尊住拘萨罗国,雪山森林小屋。

  二  时,世尊独作静观,作如是思念:‘能不杀、不害、不胜、不令胜、不悲、不念

  悲、以行如法,不行[非法]否?’

  三  时,恶魔波旬知世尊之所念,来诣世尊处,白世尊曰:‘世尊!世尊自为统治。

  善逝不自杀,不害、不胜、不令胜,不悲、不令悲、行如法统治。’

  四  ‘波旬!汝见于何者,如是云我:‘世尊自行统治……乃至……如法统治。’’

  五  ‘世尊!世尊修、习四如意足,无如乘用之车、无立处,常行、惯行圆满。若世

  尊,欲以雪山山王为金,应予决心45令山为金。’

  117 六  [世尊:] 光耀之金山          即有倍黄金

  难满一人欲          知是人正行

  第四 恶魔相应                                       一九七

  相应部经典一                                        一九八

  见苦原因者           如何倾爱欲

  依知世结缚           众人学解脱

  七  时,恶魔波旬苦恼以:‘世尊已知我!善逝已知我。’萎身隐形没于其处。

  此嗢陀南:

  岩狮岩破片           非是相应意

  钵处及团食           农夫统治十

  第三 恶魔品

  [二一] 第一 多数46

  一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释迦族之尸罗越底。

  二  尔时,众多比丘住于世尊不远之处,不放逸、虔诚、精进。

  三  时,恶魔波旬化作一老婆罗门相,结发,着羚羊背皮衣。背曲如垂木,咽喉呴

  呴响鸣,执郁昙钵罗树杖,来诣诸比丘处。诣已,谓诸比丘曰:‘诸大德!盛壮发黑、

  其是青春为人生之第一期,未味爱欲而出家。诸大德!先享受人之爱欲!勿放弃现

  前以追隔时者。’

  四  ‘婆罗门!我等非放弃现前以追隔时者。婆罗门!我等乃放弃隔时者,以追遂现

  前者。婆罗门!爱欲47为隔时物,多苦,多恼,因祸亦越强烈,此法乃现前物而非

  隔时,世尊宣说:可谓来见者,即导向涅槃,识者应各所应知。’

  118 五  如是言已。恶魔波旬乃垂头卷舌,现三皱于额头,抱杖而去。

  六  时,彼等诸比丘诣世尊处。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一面生已之彼等诸比

  丘,以此白世尊:

  七  ‘世尊!于此我等住离世尊不远,不放逸、虔诚、精进。时,世尊!有一老婆罗

  门,结发着羚羊背皮衣,背曲如垂木,咽喉之呼吸,呴呴响鸣,执郁昙钵罗树杖,

  诣我等住处。诣已,以此白我等曰:‘诸大德!盛壮发黑,具足青春,为人生第一

  期,末味爱欲而出家。诸大德!先享受人之爱欲!勿弃现前以追隔时物。’

  八  世尊,作如是言已。我等即谓婆罗门:‘婆罗门!我等非弃现前以追隔时。婆

  第四 恶魔相应                                       一九九

  相应部经典一                                        二00

  罗门!我等乃放弃隔时以追现前。婆罗门!爱欲是隔时物,多苦、多恼,因祸亦越

  强烈,此法于现前,非隔时。世尊宣说,可谓来见者,即导向涅槃,识者应各所应

  知。’

  九  世尊!作如是言已。彼婆罗门即垂头卷舌,现三皱于额头,抱杖而去。’

  一O  ‘诸比丘!此非婆罗门。此乃恶魔波旬,为来昏昧汝等之眼目。’

  一一  时,世尊了知此义,是时即唱此偈曰:

  若人见苦因           如何倾爱欲

  知依世结缚           人应学解此

  119       [二二] 第二 三弥提48

  一  尔时,世尊住释迦族之尸罗越底。

  二  时,尊者三弥提住离世尊不远,不放逸、虔诚、精进。

  三  时,尊者三弥提,于独坐静观,作如是思念:‘我师乃应供者、正等觉者,我实

  得大利益。我如是于善说之律与法出家。我实得大利益。我之同梵行者、乃诸善人

  之持戒者。我实得大利益。’

  四  时,恶魔波旬知尊者三弥提心之所念,来诣尊者三弥提住处。诣已,于尊者三

  弥提之不远处,作大恐怖声,宛如大地破裂。

  五  时,尊者三弥提诣世尊住处。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坐一面已,尊者三

  弥提以此告世尊曰:

  六  ‘世尊!我于独坐静观,作如是思念:‘我师乃应供者、正等觉者,我实得大利

  益!我于善说之律与法出家,我实得大利益。我同梵行者,诸善人之持戒者,我实

  得大利益。’世尊![此时]于离我不远处,作大恐怖声,宛如大地破裂。’

  七  ‘三弥提!此非大地之破裂,此乃恶魔波旬为求昏昧汝等眼目者。三弥提!汝于

  此行不放逸,虔诚、精进而住!’

  120 八  ‘唯然!世尊。’尊者三弥提奉答世尊,礼敬世尊右绕而去。

  九  复次,尊者三弥提,不放逸、虔诚、精进而住。复次,尊者三弥提于独坐静观、

  作如是思念:‘我师乃应供者、正等觉者……乃至……诸善人之持戒者,我实得大利

  益。’复次,恶魔波旬知尊者心所思念……乃至……宛如大地破裂。

  一0  时,尊者三弥提,如此乃恶魔波旬,以偈语恶魔波旬曰:

  第四 恶魔相应                                       二O一

  相应部经典一                                        二O二

  我依于信仰           由家而出家

  正念与智慧           于我眼目醒

  我心乃澄静           若随所意欲

  将为何状态           令我无恐怖

  一一  时,恶魔波旬苦恼以:‘三弥提比丘已知我。’萎身隐没于其处。

  [二三] 第三 瞿低迦49

  一  尔时,世尊住王舍城竹林栗鼠养饵所。

  二  尔时,尊者瞿低迦住伊师耆利山麓之黑曜岩。

  三  时,尊者瞿低迦不放逸、虔诚、精进而住,得一时之心解脱。时,尊者瞿低迦

  退转其一时之心解脱。

  四  复次,尊者瞿低迦不放逸、虔诚、精进而住。得一时之心解脱。尊者瞿低迦又

  退转其一时之心解脱。

  121 五~八  三次……[乃至]……四次……[乃至]……五次……[乃至]……六次,

  尊者瞿低迦不放逸、虔诚、精进而住,得一时之心解脱。尊者瞿低迦六次退转其一

  时之心解脱。

  九  尊者瞿低迦七次不放逸、虔诚、精进而住,得一时之心解脱。

  一O  时,尊者瞿低迦作如是思念:‘我至六次退转一时之心解脱,我宁可将执剑!’

  一一  时,恶魔波旬知尊者瞿低迦心之所念,诣于世尊处。诣已以偈语世尊:

  辉耀神通誉           大雄大智慧

  离诸怖畏者           礼奉卿足下

  大雄之胜死           卿弟子想死

  以死是期望           光明主止此

  世尊喜于教           卿之弟子者

  如何未达证           有学而为死

  一二  其时,尊者瞿低迦执剑。

  一三  时,世尊知是恶魔波旬,以偈语恶魔波旬曰:

  不欲于此生           大雄乃如是

  拔除渴爱根           瞿低迦涅槃

  第四 恶魔相应                                       二O三

  相应部经典一                                        二O四

  一四  时,世尊呼诸比丘:‘诸比丘!我等今往伊师耆利山麓之黑曜岩,良家之子瞿

  低迦于彼执剑。’

  一五  ‘然唯!世尊。’彼等诸比丘应诺世尊。

  一六  时,世尊与众多比丘俱,到伊师耆利山麓之黑曜岩。世尊由远处见尊者瞿低

  迦,于床上抱肩51仰卧。

  122 一七  其时,又见蒙胧如烟雾,行往东方、行往西方、行往南方、行往北方、行于

  上方、行往下方,行往四维。

  一八  时,世尊呼诸比丘曰:‘诸比丘!汝等见蒙胧如烟者,行往东方、行往西方、

  行往南方、行往北方、行往上方、行往下方、行往四维者否?’

  ‘世尊!诚如所说。’

  一九  ‘诸比丘!此恶魔波旬,以求良家子瞿低迦之识。‘良家子瞿低迦之识,住何

  处耶?’然则!诸比丘!良家子瞿低迦之识已般涅槃而无住处。’

  二O  时,恶魔波旬取耶虑瓦树之黄色箜篌来诣世尊处!诣已,以偈白世尊曰:

  我求于上下           乃至于四维

  四方及八方           不见瞿低迦

  往于何处耶

  二一 [世尊:]志坚英雄者           常乐于禅思

  日夜从于道           无愿于此生

  打破死魔军           不行于再生

  拔除渴爱根           瞿低迦涅槃

  二二         破败于彼悲           小胁落箜篌

  悲怆之夜叉           以没于此处

  [二四] 第四 七年52

  一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优留毗罗之尼连禅河边,阿阇波罗尼俱律陀树下。

  二  其时,恶魔波旬跟踪世尊七年,以求空隙,而无所得。

  123 三  时,恶魔波旬来诣世尊处。诣已,以偈语世尊曰:

  悲侵沉思林           求复得失富

  犯罪村人中           何故不与交

  第四 恶魔相应                                       二O五

  相应部经典一                                        二O六

  汝非我友人

  四  [世尊:] 掘除诸悲根           无罪复无悲

  我耽于禅思           舍诸生存欲

  放逸之亲族           诸漏尽禅思

  五  [恶魔:] 诸人语我者           我者语诸人

  若汝意于此           沙门未脱我

  六  [世尊:] 诸人语非我           语非我诸人

  恶魔知如是           汝不知我道

  七  [恶魔:] 汝若至不死           证得菩提道

  离去汝独行53         何以教他人

  八  [世尊:] 望到彼岸者           问我不死国

  问我之彼等           说无余涅槃

  九  [恶魔:] ‘世尊!犹如离村邑不远处有池,蟹住于此。世尊!时众多之童男童

  女,出由村邑,以到其池。到已由水中举蟹置于陆上。世尊!若蟹竖立其剪,彼童

  男童女,即以木片、小石予破断。如是世尊。蟹皆破断其足剪,不能再入于池。世

  124 尊亦如是,以前任何弯曲54、歪斜、歪曲、皆由世尊所破断,伺其间隙之我等,不

  得再近至世尊。’

  一O  时,恶魔波旬于世尊前,气馁55而唱偈曰:

  鸟飞于空中           见石似凝膏

  于此为获得           软甘之等食

  于此不得食           飞空以离去

  如袭石之鸟           气馁离瞿昙

  一一  时,恶魔波旬于世尊前,气馁以唱偈,离座而去。于离世尊不远,趺坐于地

  上、默然、悄然、落肩、气馁、困恼,以杖搔地而坐。

  [二五] 第五 魔女56

  一  时,渴爱、不快、贪欲之三魔女,来至恶魔波旬处,至已,以偈语恶魔波旬曰:

  何故父不乐           为因何人悲

  我等从其人           以贪欲系蹄

  第四 恶魔相应                                       二O七

  相应部经典一                                        二O八

  如缚森林象           用以牵系来

  应置汝手下

  二  [恶魔:] 以贪欲诱惑           世间阿罗汉

  善逝者不易           彼出魔领域

  是故我甚悲

  三  时,渴爱、不快、贪欲之三魔女,来诣世尊处。诣已,以此白世尊曰:‘沙门!

  奉事卿足下。’然则得尽烦恼依,却于无上解脱之世尊,不为一顾。

  四  时,渴爱、不快、贪欲之三魔女,退于一面,其如是思惟:‘诸之兴趣各异,我

  等各化作一百童女相。’

  125 五  时,渴爱、不快、贪欲三魔女,各化作一百童女相,以诣世尊前。诣已,白世

  尊曰:‘沙门!奉事卿足下。’然而得尽烦恼依则于无上解脱之世尊,不为一顾。

  六~一一  时,渴爱、不快、贪欲三魔女,退于一面、具如是思惟:‘诸人兴趣各异。

  我等各化作,未生子之百人女,’……[乃至]……‘化作生一次子之百人女,’

  [乃至]……‘化作生二次子之百人女。’……[乃至]……‘化作中年之百人女,’

  ……[乃至]……‘化作高年之百人女。’时,三魔女各化作高年女百人,来诣世尊

  前。诣已,白世尊曰:‘沙门!奉事卿足下。’然而尽烦恼之依,于无上解脱之世尊,

  不为一顾。

  一二  时,渴爱、不快、贪爱三魔女、退于一面、以言此曰:‘我等父之所言,确是

  真实。

  以贪欲诱惑           世间阿罗汉

  善逝者不易           彼出魔领域

  是故我甚悲

  一三  我等依此攻击末离欲之沙门婆罗门者,令破其心脏,口吐热血,乱心狂气,

  126 犹如割青苇干、萎、枯、应令之干、萎、枯。’

  一四  时,渴爱、不快、贪欲三魔女,来诣世尊处。诣已,立于一面。

  一五  立一面之魔女渴爱以偈言世尊曰.

  悲侵沉思林           求复得失富57

  犯罪村人中           何故不与交

  第四 恶魔相应                                       二O九

  相应部经典一

  二一O

  汝非我友人

  一六 [世尊:]破可爱乐军           独坐得胜义

  禅思心寂静           安乐于菩提

  是故我不与           诸人之交往

  于我无友人

  一七  时,魔女不快以偈白世尊曰:

  比丘住多修           以度五瀑流58

  于此度第六59         如何多禅思

  外界之欲想           其人不能得

  一八 [世尊:]身安心解脱           以离作三业60

  正念无贪着61         了知法无寻

  禅思不忆怒           亦不为懒惰

  比丘住多修           以度五暴流

  亦度于第六           如是多禅思

  外界之欲想           其人不能得

  127 一九  时,魔女贪欲,于世尊处,以唱此寂静偈曰:

  彼断除渴爱           以率群众行62

  众多有情行           此无贪欲者

  令众断魔掌           导死王彼岸

  二O          如来大雄者           依法王导众

  于法之所导           于所了解者

  我等何所嫉

  二一  恶魔波旬,见渴爱、不快贪欲三魔女从远而来,见已以偈曰:

  愚人以莲茎           想破碎大山

  以爪掘山岩           以齿啮硬铁

  以头撞大岩           大涡探足地

  以代自捶胸           今厌瞿昙来

  二二         爱不快贪欲           虽是光辉来

  第四 恶魔相应                                       二一一

  相应部经典一                                        二一二

  犹卷风神之           柔毛与落叶

  大师退彼等

  此嗢陀南:

  多数三弥提           瞿低迦七年

  魔女五魔经           依佛大师说

  第四 恶魔相应 注

  1 杂阿含经卷三九.一四(大正藏二.二八七c)

  2 苦行(dukkara-karikaya)指六年之苦行(注释)

  3 不死。底本之aparam读为amaram

  4 如陆舟之驴舵piyarittam va dhammani-aranne thale piy'arittam viya。

  5 于戒含:正诣、正业、正命;于定含:正精进、正念、正定;于慧含:正见、正思,此谓八正道;

  次句之菩提道,为八正道。

  6 杂阿舍经卷三九.一三(大正藏二.二八七c)

  7 黑岩anttthako mani=kalako pasano

  8 alam te tena=alam tuyham etena,mara vihims'akara-dassana-vyaparena(此等恶魔害之所

  行者,应已充分。)

  9 杂阿含经卷三九.一三(大正藏二.二八七c)

  10 弟子。在底本作paccagu;注释为baddhagu。

  11 杂阿含经卷三九.一六(大正藏二.二八八a)

  12 杂阿含经卷三九.一六(大正藏二.二八八a)

  13 杂阿含经卷三九.九(大正藏二.二八五b)

  14 依upadhi=khandha-upadhi五蕴即指此身体,佛谓恐怖而逃入洞穴,但犹不能保护此身。(注释)

  15 杂阿含经卷三九.七(大正藏二.二八五a)

  16 如死dubbhayo读为dubbhago=mato viya

  第四 恶魔相应 注                                    二一三

  相应部经典一                                        二一四

  17 尽一切有依sabba-upadhnam paririkkhaya=sabbesam khandha-kilesa-abhisan khara-

  kama-guna-bhedanam upadhinam paririkkhaya(蕴、烦恼行、欲德、一切依之尽。)

  18 觉者。底本之Budho读为Buddho

  19 杂阿含经卷三六.一二(大正藏二.二六三a)

  20 此偈出诸天相应第二品第二经。

  21 杂阿含经卷三九.四(大正藏二.二八四b)

  22 杂阿含经卷三九.五(大正藏二.二八四c)

  23 杂阿含经卷三九.八(大正藏二.二八五b)

  24 恶魔立于山顶投石,岩与岩相撞击而碎。

  25 杂阿含经卷三九.二一(大正藏二.二八九c)

  26 vicakkhukammaya=parisaya panna-cakkhum vinasetu-kamvataya(欲灭会众之慧眼)

  27 杂阿含经卷三九.一O(大正藏二.二八五c)

  28 注释:沈缅于思考,想应说法。

  29 sampacura=bahavo

  30 为烦恼箭所伤之众生。

  31 意指:如或有众人于狮子道等傍徨怖畏,而我却不踌躇。(注释)

  32 杂阿含经卷三九.一七(大正藏二.二八八b)

  33 一苇Ekasala

  34 贪与嗔anurodha-virodha=raga-patigha

  35 系缚sajjittha=laggittha

  36 杂阿含经卷三九.六(大正藏二.二八四c)

  37 杂阿含经卷三九.二二(大正藏二.二九0a)

  38 杂阿含经卷三九.二三(大正藏二.二九0a)

  39 杂阿含经卷三九.一五(大正藏二.二八八a)

  40 五苇Pancasala

  41 良家子弟,男、女各自相聚,欢叙致意,并赠物与子女同事之祭仪。

  42 同本无此。

  第四 恶魔相应 注                                    二一五

  相应部经典一

  二一六

  43 yam vadanti mamam ti(以之谓我有)。te vadanti mamam ti(彼等谓我有)。

  44 杂阿含经卷三九.一八(大正藏二.二八八c)

  45 决心 adhimucceyya=cinteyya

  46 杂阿含经卷三九.一九(大正藏二.二八九a)

  47 在底本vutta之前,漏脱kama一词。

  48 杂阿含经卷三九.二O(大正藏二.二八九b)

  49 杂阿含经卷三九.一一(大正藏二.二八六a)

  50 一时。底本之samadhikam读为samayikam。于心志集中之刹那刹那,由所对之法解脱,又注解

  为境。此世俗之三摩底,名为一时之心解脱。译作:所谓时解脱者,即指此。

  51 抱肩vivatta-kkhandha=parivatta-kkhandha。仰卧semanam=uttanam hutva sayitam

  hoti。如斯即称作:头向北,面向西之师子卧。

  52 杂阿含经卷九.二一(大正藏二.五九a)

  53 离去!pehi在注释,如一本读为apehi,解释作apayahi。

  54 弯曲者。底本之sukayikani读为visukayikani。歪曲visevitani=viruddha sevitani,扭弯

  (vipphanditani)此指或如象王,或如蛇王恶魔之变形。

  55 气馁 nibbejaniya=ukkanthiniya

  56 杂阿含经卷三九.一二(大正藏二.二八六b)

  57 失落 cittam nu读为vittam nu。

  58 眼耳鼻舌身五门之烦恼瀑流。

  59 第六意门之烦恼瀑流。

  60 远离三业之为作asankharano=tayo kammabhisankhare anabhisankharonto(不行于三业之

  行)。

  61 不贪着 anoko=analayo。

  62 底本之gana-sangha-vari读为gana-sangha-cari。

  63 由魔王之手云云 acchejja=Maccurajassa hatthato acchinditva。

  第四 恶魔相应 注                                    二一七

 楼主| 大求圆满 发表于 2017-5-10 23: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夜摩天所住之地。彼见有地。名曰乐行。众生何业生于彼地。彼见闻知。若人大心善行。直心持戒。不杀不盗。如前所说复离邪淫。若见素画女人。不生邪观。见作劝舍。令住持戒。常为众生。数数说法。令住法中。为一切众生。说邪淫过。说业果报。若人邪淫。甚为下贱。身坏命终。堕于地狱。以是业报。受大苦恼。作是观已。不应邪淫。勿于后悔。邪淫之罪。受报大苦为诸众生说如是法。令住正行。救恶道行。如是之人。自利利他。持戒依戒。尽形持戒。不破戒。不缺戒不穿戒。不外实内空。身坏命终。生于善道夜摩天中。名乐行地。生彼天已。受无等乐。有一大池。名曰乐行。纵广五百由旬。其池清凉。湛然清净。复有摩偷甜美饮树。周遍皆是毗琉璃树。真金为叶。青宝玉枝。围绕此池。五百由旬。莲华充满。遍覆池水。其诸莲华。真金为叶。毗琉璃茎。琉璃为须。复有莲华。七宝庄严。种种莲华。遍覆池中。种种众鸟。七宝庄严。出妙音声。无量百千天子天女。围绕此池。一一天子。无量百千天女。以为眷属。与此天子。娱乐受乐。自善业故。复于池边。有七宝林。名曰心乐。于此林中。有种种鸟。一百流水。而以庄严。无量众宝。庄严其林。天子天女。或在乐池。或于此林。于五根中。受境界乐以善业故。生此天中。闻歌所牵。向于岸林。复有余天。于此天中。命终退殁。有诸天女。天衣庄严。见新生天子。速驰往趣。求为给事。是诸天众。不杀不盗不行邪淫。善业果报。生此天中。不邪淫故。命未终时。天女不舍趣于异天。命终乃去。四天王天。三十三天。不离邪淫。未命终时。天女背叛。舍之而去。如舍昼灯。往趣余天。与新生天子。而共娱乐。歌舞游戏。时彼天子。临欲命终。见诸天女。背叛趣他。心生嫉妒。生大苦恼。如地狱苦。以心嗔故。堕于地狱。夜摩天中。离邪淫故无此果报。

————《正法念处经》
 楼主| 大求圆满 发表于 2017-5-10 23: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地狱品竟正法念处经卷第十六

    元魏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译

  饿鬼品第四之一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遍观一切地狱苦海。为爱瀑水洄澓所没。大地狱人富兰那末迦离等。俱迦离提婆达多。如是等鱼。为大摩竭鱼之所吞食。从活地狱。乃至阿鼻地狱。其狱广大。沃焦深水。及余地狱。大苦海中。提弥鱼。提弥鲵罗鱼。那迦罗鱼。鸠毗罗鱼。失收摩罗鱼。龟鳖鼋鼍。旋流洄澓。贪欲嗔恚。愚痴风力之所飘鼓。水浪涛波。洄澓相注。时如水沫。受大苦恼。泪如雨堕。啼哭悲泣。呻吟悲[口*睪]。辛酸大叫。犹如涛波。愁思波覆。恶业龙力。雨大苦雨。满诸地狱。阿鼻地狱。无间极深。其火猛焰。如劫火起烧大劫时。满斫迦婆罗山(魏言轮山即铁围山是也)。是为大地狱苦恼大海。劣弱之人。无有善力。无能度者。如是比丘。观大苦已。心则厌离。伽他颂曰(偈者正音云伽他单举伽字讹言为偈魏言颂)

 一切众生痴所欺  为于爱染之所缚

 将至世间崄难道  老死恶济恐怖处

 三处退已入地狱  从地狱出生天上

 三处命终堕畜生  复从彼终堕饿鬼

 自业恶行之所迷  诸欲自在使众生

 为痴罥网所缠缚  流转洄澓三界海

 无始久受大苦恼  种种众生生死苦

 无有厌离生死心  无始久集因缘故

 诸天放逸自坏心  人中追求受诸苦

 饿鬼常为饥渴烧  畜生迭共相食啖

 地狱之中大猛火  饿鬼道中痴所恼

 一切众生生死中  微毫少乐不可得

 于诸苦中生乐想  众生痴惑爱所诳

 无有教示正道者  于此苦中不得脱

 若有远离于善法  常行妄语无诚信

 不能修习禅定法  长沦生死受诸苦

 诸佛如来所说法  若今现在未来世

 过于父母及亲族  常随众生而不离

 三聚之类众生等  三种过恶常自在

 常行三界不止息  以三种受为伴侣

 三业迷惑于众生  行趣三恶崄难道

 于三有行常爱乐  三有法中轮转行

 若有众生归三宝  自在修行三菩提

 断除远离三种见  如是之人离众苦

 于三时中乐正行  如实观见三种老

 于饮食中知止足  是人则能离忧恼

 过贪嗔痴三种聚  善思三业不造恶

 如是行人离生苦  永断一切诸忧热

 若人知于道非道  于有无中善思惟

 能善修学慈悲心  则得第一最胜道

 若有众生不浊乱  心常清净无所染

 能离不善诸恶法  当知是人得解脱

 若有人能行正道  正念大力坚牢故

 常乐远离于诸有  是人解脱必无疑

 若人能断于有爱  不起有爱悕望心

 是人于生老死苦  乃至不生微细着

 若有愚人造诸业  作诸恶已转增长

 诸欲如毒不可亲  有智之人应舍离

 若人舍离于诸欲  心常乐求解脱果

 是人不善灭无余  如日光照除闇冥

 如是亲近善法者  常舍一切诸不善

 能善思惟净不净  如是略说汝当知 

如是比丘。当念此世他世。以智慧利益。心既念已。当以智慧。饶益一切世间。观地狱苦。于一切众生。思惟忆念。起慈愍心。修行慈悲。于一切地狱怖畏苦恼逼迫之处。具观察已。知业果报。知业报已。生厌离心。复作是观。此诸众生。云何没于种种恶道大怖畏处。行于生死旷野之中。如是比丘。作是思惟。生慈悲心知饿鬼道崄恶之业。由心贪嫉。欺诳于人。贪惜积聚。欲望长富。广积众恶。恶贪所覆。不行布施。不施沙门婆罗门及诸病瘦盲冥贫穷。有来乞求。心生悭嫉。不肯施与。不作功德。不持禁戒。此世他世。无利衰恼妻子奴婢。吝惜不与。悭嫉自诳。以是因缘。堕饿鬼中。女人多生饿鬼道中。何以故。女人之性。心多妒嫉。丈夫未随。便起妒意。以是因缘。女人多生饿鬼道中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道。饿鬼所住。在何等处。作是观已。即以闻慧。观诸饿鬼。略有二种。何等为二。一者人中住。二者住于饿鬼世界。是人中鬼。若人夜行。则有见者。饿鬼世界者。住于阎浮提下五百由旬。长三万六千由旬。及余饿鬼恶道眷属。其数无量恶业甚多。住阎浮提。有近有远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诸饿鬼有无量种。彼以闻慧。略观饿鬼三十六种。一切饿鬼皆为悭贪嫉妒因缘。生于彼处。以种种心。造种种业。行种种行。种种住处。种种饥渴。自烧其身。如是略说三十六种。何等为三十六种。一者迦婆离。镬身饿鬼。二者苏支目佉。针口饿鬼。三者槃多婆叉。食吐饿鬼。四者毗师咃。食粪饿鬼。五者阿婆叉。无食饿鬼。六者揵陀。食气饿鬼。七者达摩婆叉。食吐饿鬼。八者婆利蓝。食水饿鬼。九者阿赊迦。悕望饿鬼。十者[口*企](区伊反)吒。食唾饿鬼。十一者摩罗婆叉。食鬘饿鬼。十二者啰讫吒。食血饿鬼。十三者瞢娑婆叉。食肉饿鬼。十四者苏揵陀。食香烟饿鬼。十五者阿毗遮罗。疾行饿鬼。十六者蚩陀逻。伺便饿鬼。十七者波多罗。地下饿鬼。十八者矣利提。神通饿鬼。十九者阇婆隶。炽燃饿鬼。二十者蚩陀罗。伺婴儿便饿鬼。二十一者迦(俱逻反)摩。欲色饿鬼。二十二者三牟陀罗提波。海渚饿鬼。二十三者阎罗王使。执杖饿鬼。二十四者婆罗婆叉。食小儿饿鬼。二十五者乌殊婆叉。食人精气饿鬼。二十六者婆罗门罗刹饿鬼。二十七者君茶火炉。烧食饿鬼。二十八者阿输婆啰他。不净巷陌饿鬼。二十九者婆移婆叉。食风饿鬼。三十者鸯伽啰婆叉。食火炭饿鬼。三十一者毗沙婆叉。食毒饿鬼。三十二者阿吒毗。旷野饿鬼。三十三者赊摩舍罗。冢间住食热灰土饿鬼。三十四者毗利差树中住饿鬼。三十五者遮多波他。四交道饿鬼。三十六者魔罗迦耶。杀身饿鬼。是为略说三十六种饿鬼。广说则无量。重心造恶。业行各异。种种悭心。不行布施。贪心因缘。受种种身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亲诸饿鬼。受大饥渴。自烧其身。以前世时。多起妒嫉。恶心破坏。广造三业身口意恶。十不善业。生饿鬼中。其人以作十种不善业道因缘。得一切苦。以恶业故。生饿鬼中。恶业牵故。业为本故。入于恶道。为彼所缚。以因业故。不脱生死。为无始来猕猴之心。躁扰轻转。行于崄难障碍之处。攀缘种种罗网枝条。速疾往返。住生死山。睡于岩窟。所行之处。不可觉知。观心猕猴。速疾不停。应作如是。初调伏心。若心不调。能将众生至大怖处。得大苦恼。如是心怨。能令众生流转生死。比丘如是思惟心已。于生死中得离欲秽。厌生死苦。如是思惟。一切生死。皆悉苦恼。如是比丘。思惟分别。饿鬼之中。有无量种。思惟是已一一分别。观诸业报。非无因生。苦乐好丑。净与不净。善恶贵贱。上下生灭。一切杂类。非自然生。比丘如是观诸饿鬼。知业果报。以闻慧观。云何观于迦婆离镬身饿鬼。其身长大。过人两倍。无有面目手足穿穴。犹如镬脚。热火满中。焚烧其身。如火烧林。饥渴恼热。时报所缚。无人能救。无归无怙。愁忧苦恼。无人救护。以何业故生于彼处。即以闻慧。见此众生。于前世时。以贪财故。为他屠杀。受雇杀生。脔割脂肉。心无悲愍。贪心杀生。杀已随喜。造集恶业。其心不悔。如是恶人。身坏命终。堕于恶道。受迦婆离饿鬼之身(迦婆离迦魏言镬身)。在于地下五百由旬。从此命终。忽然即往生于大怖黑闇之处。既生之后。上下二山一时俱合。压笮其身。受大苦恼。身增转大。满一由旬。为饥渴火焚烧其身。饿鬼道中经五百岁。饿鬼道中一日一夜。此阎浮提日月岁数经于十年。如是五百岁。名为一生。少出多减。命亦不定。又第二业堕饿鬼中。若有众生。受他寄物。抵拒不还。生于彼处。不施资财。不以法施。不施无畏。若男若女。不行如是三种布施。常怀悭嫉。以是因缘。生饿鬼中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于饿鬼。彼以闻慧。观于针口诸饿鬼等。以何等业而生其中。彼以闻慧。观于苏支目佉饿鬼(苏支目佉魏云针口)。知此众生。于前世时。以财雇人。令行杀戮。悭贪嫉妒。不行布施。不施衣食。不施无畏。不以法施。如是恶人。身坏命终。受于针口饿鬼之身。受鬼身已。自业诳惑。所受之身。口如针孔。腹如大山。常怀忧恼。为饥渴火焚烧其身。受诸内苦。外有寒热。蚊虻恶虫。热病恼等。如是身心。受种种苦。饿鬼道中一日一夜。比于人间日月岁数。经于十年。如是受命。满五百岁。命亦不定。若男若女生在其中。又第二业。堕此针口饿鬼之中。若有丈夫。敕其妇人。命施沙门婆罗门食。其妇悭惜。实有言无。语其夫言。家无所有。当以何等施与沙门及诸道士。如是妇人。诳夫吝财而不布施。身坏命终。堕于针口饿鬼之中。由其积习多造恶业。是故妇人多生饿鬼道中。何以故。女人贪欲。妒嫉多故。不及丈夫。女人小心轻心。不及丈夫。以是因缘。生饿鬼中。乃至嫉妒恶业。不失不坏不朽。于饿鬼中不能得脱。业尽得脱。从此命终。生畜生中。于畜生中。受遮吒迦鸟身(此鸟唯食天雨仰口承天雨水而饮之不得食余水)。常患饥渴。受大苦恼。畜生中死。生于人中。以余业故。常困饥渴。受苦难穷。常行乞食。以自存济。以余业故。受如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诸饿鬼。彼以闻慧。观于食吐诸饿鬼等。是诸众生。以何业故。受于食吐饿鬼之身。彼以闻慧。知此众生。前世之时。身为妇人。诳惑其夫。自啖美食。心怀悭嫉憎恶其子而不施与。或有丈夫。妻无异心。便起妒意。独食美味。不施妻子。以是因缘。堕于槃多饿鬼之中(槃多婆叉魏言食吐)。受饿鬼身。常为饥渴焚烧其身。其身广大。长半由旬于旷野中。四奔疾走求觅浆水。高声[口*睪]叫。唱言饥渴。以此众生。前世之时不以财物无畏布施。不行法施。以是因缘。生饿鬼中。寿命长远。如上所说。经五百岁。乃至恶业未尽。不破不坏。终不得脱。在食吐鬼中。常求欧吐。困不能得。从此命终。生畜生中。亦常食吐。受饥渴苦。畜生中死。生于人中。余业因缘。常患饥渴。于诸巷陌。常拾世人所弃残食。或从沙门及婆罗门。乞求自活。以余业故。受如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诸饿鬼。彼以闻慧。知此众生。于前世时。多行贪嫉。常怀悭惜。不行布施。以不净食。施诸沙门及婆罗门。如是沙门及婆罗门。不知不净而便食之。此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道。生于食粪饿鬼之中。寿命长短如上所说。亦五百岁。饥渴烧身。求诸粪秽。犹不可得。以业力故。常不从心。不净之处。蛆虫粪屎。驰走求索。常不充足。至命不尽。常受苦恼。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故不得脱。若恶业尽。从此命终。随业流转。受生死苦。人身难得。犹如海龟遇浮木孔。遍受恶身。若生人中。贫穷多病。常困饥渴。恒乞朝餐。以自活命。无量衰恶。以为严饰。其身破裂。不净臭秽。人所恶贱。口气腥臊。其齿[利/黑]黑。余业因缘。受如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于饿鬼悭嫉地处。一切饿鬼。悭嫉为本。是诸众生。以何业故。生于无食饿鬼之中。彼以闻慧。知诸饿鬼前身之时。以悭嫉故。自覆其心。妄语欺诳。自恃强力。抂诬良善。系之囹圄。禁人粮食。令其致死。杀已快心。不生悔恨。心生随喜。复教他人。既作恶业。初不改悔。如是恶人。身坏命终。生于无食饿鬼之中。若男若女。生于其中。饥渴之火。增长炽燃。如山浚水。涌波之力。腹中火起。焚烧其身。无有遗余。灭已复生。生已复烧。有二种苦焚烧其身。一者饥渴。二者火烧。其人苦逼。[口*睪]叫悲恼。四方驰走。自业恶果。不可思议。其人如是。受内外苦。一切身分业火所烧。身内出火。自焚其体。譬如大树内空干燥。若人投火烧之炽燃。此鬼被烧。亦复如是。遍身皆燃。哀叫悲哭。口中火出。二焰俱起。焚烧其身。慞惶求道。地生棘刺。皆悉火燃。贯其两足。苦痛难忍。哀[口*睪]悲叫。火烧其舌。皆悉融烂。如烧凝酥。灭已复生。以恶业故。奔走求水。至诸池流泉源诸水。水即枯竭。其人恶业。至于林中游戏之处。若在高原。若陂泽中。颠倒见故。但见一切。大火猛焰。山地树木。悉见炽燃。往趣诸水。见诸水边守水诸鬼。手捉器杖。逆打其头。受大苦恼。皆由前世贪嫉心怨之所诳惑。寿命长远。经五百岁。亦如上说。如是恶业。常无所食。恶业不尽。故使不死。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故不得脱。若业尽得脱。从此命终。恶业所吹。随业流转。受生死苦。人身难得。犹如海龟遇浮木孔。若生人中。处母胎时。母不能食。令母身色憔悴丑恶。杀生业故。胞胎伤堕。设不胎夭。令母身体臭秽可恶。乐行不善。若得出生。短命多难。王难系缚。受牢狱苦饥渴饿死。以余业故。受如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于食气诸饿鬼等。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于前世时。多食美食而自食啖。不施妻子及余眷属。妻子但得嗅其香气。不知其味。于妻子前。而独食之。以悭嫉故。同业眷属。而不施与。亦教他人不给妻子。起随喜心。数造斯过而不改悔。不生惭愧。如是恶人。身坏命终。生于食气饿鬼之中。既生之后。饥渴烧身。处处奔走。呻吟[口*睪]叫。悲泣愁毒。唯恃塔庙。及以天祀有信之人。设诸供养。因其香气。及嗅余气。以自活命。复有嗅气诸饿鬼等。以诸世人多病因缘。水边林中巷陌交道。设诸祭具。因斯香气。以自活命。如是食气诸饿鬼等。无量苦恼。恶业不尽。故使不死。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故不得脱。业尽得脱。从此命终。随业流转。受生死苦。人身难得。犹如海龟遇浮木孔。若生人中。贫穷多病。身体臭秽。以余业故。受如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于食法诸饿鬼等。以法因缘。令身存立。而有势力。以何业故生于其中。彼以闻慧。见此饿鬼。于人中时。性多贪嫉。为活身命。为求财利。与人说法。心不敬重。犯戒无信。不为调伏诸众生故。说不净法。说言杀生得生天福。强力夺财。言无罪报。以女适人。得大福德。放一牛王。亦复如是。以如是等不净之法。为人宣说。得财自供。不行布施。藏举积聚。是人以此嫉妒覆心命终。生于恶道之中。受于食法饿鬼之身。是人寻命。经五百岁。日月修短。亦如上说。于崄难处。东西驰走。求索饮食。饥渴烧身。无能救者。犹如干木。为火所烧。头发蓬乱。身毛甚长。身体羸瘦。脉如罗网。脂肉消尽。皮骨相里。其身长大。坚劲粗陋。爪甲长利。恶业所诳。皱面深眼。泪流若雨。身色黤黮。犹如黑云。一切身分。恶虫唼食。蚊虻黑虫。从毛孔入。食其身肉。慞惶奔走。若至僧寺。或有人来于众僧中。行二种施。因此施故。上座说法。及以余人。赞叹说法。此鬼因是。得命得力。命得存立。乃至恶业。未尽不坏不朽。终不得脱。若业尽得脱。从此命终。由前世时以种种心造种种业。处处受生。人身难得。犹如海龟遇浮木孔。若生人中。常守天祀。祠婆罗门。杀羊祀天。作咒龙师。不得自在。常依他人乞求自活。恶业因缘。还堕地狱。以余业故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于食水诸饿鬼等。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诸饿鬼。于前身时。恶贪覆心。麴酿酤酒。欺诳世间。加水灰汁。或沈蚓蛾。以惑愚人。不行布施。不修福德。不持禁戒。不听正法。不行正法。复教他人。令行恶贪。见作随喜。作已不悔。如是恶业。身坏命终。生于食水饿鬼道中。常患饥渴。焚烧其身。走于旷野崄难之处。惆慞求水。困不能得。其身状貌。坚涩可恶。如焦卤地。身破裂坏。举体炽燃。长发覆面。目无所见。饥渴烧身。走趣河边。若人渡河。脚足之下遗落余水。泥垢垂渧。速疾接取。以自活命。若有余人。在于河侧掬水施于命过父母。则得少分。以是因缘。命得存立。若自取水。守水诸鬼。以杖挝打。身皮剥脱。苦痛难忍。哀叫[口*睪]哭。走于河侧。以作恶业。自诳身故。业系不尽。故使不死。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犹不得脱。业尽得脱。从此命终。业风所吹。流转生死。人身难得。犹如海龟遇浮木孔。若生人中。生于边地。贫穷困厄。无有林树。无水浆处。而依住止。常患焦渴。恒困热病。昼夜常渴。以余业故。受如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有诸饿鬼。名阿赊迦(魏言悕望饿鬼)。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嫉妒恶贪。自覆其心。见他善人。因得少物。卖买价直。不以道理。欺诳取物。作已随喜。不生悔心。亦教他人。令作此恶。不行布施。不修福德。不持禁戒。心无诚信。不顺正法。其心粗犷。不可调伏。不亲善友。常怀嫉妒。如是恶人。身坏命终。堕于悕望饿鬼之中。若诸世人。为亡父母先灵设祀。如此饿鬼得而食之。余一切食。悉不得食。常患饥渴。焚烧其身。如火烧林。无能救者。面色皱黑。泪流而下。手脚破裂。头发覆面。身色可恶。犹如黑云。辛酸悲叫。而说颂曰

 不施则无报  无施果亦无

 如无灯无明  不施无乐报

 如盲人无目  不能有所见

 不施亦如是  来世无乐报

 若生饿鬼道  人中常贫穷

 流转受苦恼  嫉妒因缘故

 不施则无报  造业终不失

 自业得果报  众生依业食

 我为恶业烧  生在饿鬼中

 受此大饥渴  猛火常炽燃

 何时离饥渴  何时得安乐

 受苦极热恼  何时得解脱

 不识道非道  不知善业果

 饥渴如火燃  如是受苦恼

 乱发覆面目  无人能救护

 脉现如网缚  苦逼命不尽

 惆慞行旷野  常受诸苦恼

 孤独无救护  具受诸辛苦 

如是悕望饿鬼。呻吟奔走。处处逃遁。比丘观已。如是思惟。生死炽燃。欲界增上。如是饿鬼若其种姓。或时设供祭祀亡者。得而食之。以济身命。唯得食此。余一切食。悉不得食。恶业不尽。故使不死。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故不得脱。若恶业尽。从此命终。业风所吹。流转世间。受生死苦。人身难得。犹如海龟遇浮木孔。若生人中。生工师家。下贱僮仆。为人策使。余业因缘。受如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于食唾诸饿鬼等。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若男若女。悭嫉覆心。以不净食。诳诸出家沙门道士。言是清净。令其信用。而便食之。或时复以非所应食。施净行人。数为此业。复教他人。令行诳惑。不行布施。不持禁戒。不近善友。不顺正法。乐以不净。而持与人。如是恶人。身坏命终。生恶道中。受于[口*企]吒饿鬼之身([口*企]吒魏言食唾[口*企]区伊反)。为饥渴火。常烧其身。于不净处。若壁若地。以求人唾。食之活命。余一切食。悉不得食。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故不得脱。业尽得脱。从此命终。随业流转。受生死苦。若生人中。贫穷下贱。多病消瘦。齆鼻脓烂。生除厕家。或于僧中。乞求残食。以自济命。余业因缘。受报如是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于魔罗食鬘饿鬼(魔罗魏言鬘世人所奉九子魔是也)。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以前世时。盗佛花鬘。及尊重师长。盗其花鬘。以净洁故。用自庄严。不以恶心。其心贪嫉。身坏命终。或生佛塔。或生天祀。而有神力。若人忿诤。诣塔要誓。则得其便。能示恶梦。以怖众人。若有异人。遭诸恶事。求其恩力。言此鬼神。有大威德神通夜叉。以花鬘上之。因此事故。得鬘食之。少离饥渴。不为饥火之所焚烧。世人赞叹。鬼常喜悦。是食鬘鬼。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故不得脱。业尽得脱。从此命终。随业流转。受生死苦。若生人中。作守园人。卖花自活。以余业故。受如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诸饿鬼。食血自活。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见诸饿鬼。本为人时爱乐贪嗜血肉之食。其心悭嫉。戏笑作恶。杀生血食。不施妻子。如是恶人。身坏命终。堕恶道中。贪嗜血故。生啰讫吒饿鬼之中(啰讫吒魏言血食)。受鬼身已。人皆名之。以为夜叉。供养奉事。以血涂泥而祭祀之。既啖血已。恐怖加人。数求祷祀。人皆说之。以为灵神。如是次第。得自活命。寿命长远。亦如上说。经五百岁。如是饿鬼。作诸妖[薩/女]。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故不得脱。业尽得脱。从此命终。随业流转。受生死苦。若得人身。生旃陀罗家。啖食人肉。以余恶业因缘。故尔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于食肉诸饿鬼等。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嫉妒恶贪。自覆其心。以众生肉而作肉叚。脔脔称之。卖买欺诳。实少言多。以贱为贵。如是恶人。身坏命终。堕于恶道。生在食肉饿鬼之中。是夜叉鬼。于四衢道。或在巷陌街巷市店。或在城内僧所住处。天祀中生。形状丑恶。见者恐怖。而有神通。其性轻软。不多为恶。行不净施。以是因缘。故得神通。以诸众生。杂类牛羊獐鹿之肉。设会与人。以是业缘。故有神力。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故不得脱。业尽得脱。从此命终。随业流转。受生死苦。人身难得。犹如海龟遇浮木孔。有微善业。得生人中。堕于边地。如旃陀罗蛮夷之属。啖食人肉。余业因缘。故受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食香烟诸饿鬼等。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为嫉妒心恶贪所覆。商贾卖香。见人买香。速须供养。不以好香与彼买者。乃以劣香。价不酬直。心无净信。谓无恶报。不识诸佛真实福田。如是恶人。身坏命终。生食香烟夜叉鬼中。而有神通。身着香鬘。涂香末香。妓乐自娱。或生神庙四交巷中。寺舍林间游戏之处。重阁楼橹。皆遍游行。世间愚人。恭敬礼拜。烧沉水等种种诸香。而供养之。以前世时。商贾卖香令人供养胜上福田。非心田故。若于佛法僧中行少布施。得大果报。譬如尼拘陀树。其子甚小。种之良地。成树甚大。枝条四布。若于佛法僧福田之中。行布施者。得大果报。亦复如是。福田力故。如是夜叉。有神通力。而得乐报。于鬼世界。得脱苦已。从此命终。随业流转。受于生死。人身难得。犹如海龟遇浮木孔。若生人中。生贫穷家。其身香气而似香涂。以余业故。受如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于疾行诸饿鬼等。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贪嫉覆心。或为沙门。破所受戒。而被法服。自游聚落。谄诳求财。言为病者随病供给。竟不施与。便自食之。为乞求故。严饰衣服。遍诸城邑。广求所须。不施病者。以是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道。生阿毗遮罗饿鬼之中(阿毗遮罗魏义言疾行)。受鬼身已。于不净处。啖食不净。常患饥渴。自烧其身。若有众生。行不净者。如是饿鬼则多恼之。自现其身。为作怖畏。而求人便。或示恶梦。令其恐怖。游行冢间。乐近死尸。其身火燃。烟焰俱起。若见世间疫病流行死亡者众。心则喜悦。若有恶咒。唤之即来。能为众生。作不饶益。其行迅疾。一念能至百千由旬。是故名为疾行饿鬼。凡世愚人。所共供养。咸皆号之。以为大力神通夜叉。如是种种为人殃祸。令人怖畏。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故不得脱。业尽得脱。从此命终。随业流转。受生死苦。若生人中。生咒师家。属诸鬼神。守鬼神庙。以余业故。受如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于伺便诸饿鬼等。常求人短。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贪嫉覆心。诬抂众生。而取财物。或作斗诤。恐怖逼人。侵他财物。于村落城邑。劫夺他物。常求人便。欲行劫盗。不行布施。不修福业。不亲良友。常怀嫉妒。贪夺他财。见他财物。心怀恶毒。知识善友兄弟亲族。常怀憎嫉。众人见之。咸共指之。为弊恶人。是人身坏。堕于恶道。受蚩陀罗饿鬼之身(蚩陀罗魏言孔穴义云伺便)。遍身毛孔。自然火焰。焚烧其身。如甄叔迦树花盛之时(此树花赤如火聚色故以喻之)。为饥渴火。常烧其身。呻[口*睪]悲叫。奔突而走。求索饮食。欲以自济。世有愚人。逆塔而行。若见天庙。顺行恭敬。如是之人。此鬼得便。入人身中。食人气力。若复有人近房欲秽。是鬼得便。入其身中。食人气力。以自活命。自余一切。悉不得食。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故不得脱。业尽得脱。从此命终。随业流转。受生死苦。若生人中。多遭众难。王难水难。火难贼难。饥俭之难。常生贫穷下贱之处。多诸病苦。身体尪羸。以余业故。受如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于地下黑闇之处。诸饿鬼等。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愚痴造恶。贪嫉覆心。抂法求财。系缚于人。置闇牢中。令其黑闇。目无所见。互相呼声。音常哀酸。在于狱缚。受大忧苦。无人救护。如是恶人。身坏命终。堕黑闇处。生饿鬼中。在于地下黑闇之处。有大恶蛇。遍满其中。受身长大。长二十里。风寒噤战。饥渴烧身。头发蓬乱。身体羸瘦。打棒其身。皆悉破坏。行大崄难黑闇之处。受大剧苦。惆障奔走。唯独无侣。猛风劲切。犹如刀割。以恶业故。求死不得。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故不得脱。业尽得脱。从此命终。随业流转。受生死苦。人身难得。犹如海龟遇浮木孔。若生人中。多处深山幽崄海侧。不见日月。生此国土。其目盲冥。无所见了。贫穷下贱。乞求自活。以余业故。受如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见有饿鬼。名曰神通大力光明。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妄语诳人。贪嫉破坏。偷盗他财。诳人取物。或恃势力。强夺人财。赐诸恶友。不施福田。不净布施。为求恩故。为求救故。为节会故。为急难故。为亲附故。为如是等。是为不净施。是人身坏命终之后。生于大力神通鬼中。受鬼身已。多有无量苦恼饿鬼。围绕左右。在于深山。或处海渚。生处其中。神力自在。唯此一鬼。受第一乐。自余眷属。身如烧林。饥渴火逼。皆共瞻视。是受乐鬼。不净施报。业尽得脱。从此命终。随业流转。受诸生死。人身难得。犹如海龟遇浮木孔。若得为人。于饥馑世。统领国土。或为大臣。以余业故。受如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夜炽燃诸饿鬼等。火从身出。呻[口*睪]悲叫。奔突而走。至诸城邑村落人间山林住处。身如火聚。饥渴火燃。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贪嫉覆心。破坏他人。妄语诳人。抂夺人财。破人城郭。杀害人民。令他眷属宗亲散坏。抄掠得财。持奉王者大臣豪贵。得王势力。王善其能。称叹赞美转增凶暴。如上所说。如是恶人。身坏命终。堕阇婆隶饿鬼之中(阇婆隶魏言炽燃)。以前世时。夜行劫夺。系缚于人。加诸楚毒。以是因缘。夜则遍身炽燃火起。以前世时系缚于人。[口*睪]哭叫唤。以是因缘炽火燃身。悲声大叫。恶业不尽。故使不死。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故不得脱。从此命终。随业流转。人身难得。如海中龟值浮木孔。若得人身。常为他人之所破坏。设有财物。多为王贼侵陵劫夺。若登高危。或升林树。颠坠伤身。以余业故。受如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见有饿鬼常求人便。伺求其短。杀害婴儿。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前世之时。为他恶人。杀其婴儿。心生大怒。即作愿言。我当来世。作夜叉身。报杀其子。如是恶人。身坏命终。堕于恶道。受蚩陀罗饿鬼之身(蚩陀罗魏言伺便鬼)。常念怨家。嗔恚含毒。求诸妇女产生之处。伺婴儿便。而断其命。此鬼势力。神通自在。若闻血气于须臾顷。能行至于百千由旬。若妇人产。以微细身而求其便。以嗔恚心常求其便。处处追逐。欲杀婴儿。求其害便。如是饿鬼。遍一切处。求小儿便。觅其因缘。若母犯过。育养失法。得其子便。若不净秽污为鬼得便。窥视窗牖。或复门中大小便处。不净水边。咒中求短。求彼所忌。若见影像。若衣不净。若火若水。若地若刀。若求喜庆。若临高岩。若上高阁。上下求便。如是种种。常求其便。怨怒之心常不舍离。如上所说。若得其便。能害婴儿。若不得便。至于十岁。种种求便。犹杀不舍。如是不善。自缠其心。饥渴烧身。不能杀害。若得其便。则断其命。若此小儿有强善业。或为善神之所拥护。不能杀害。彼鬼嗔心。从此命终。随业流转。受生死苦。人身难得。犹如海龟值浮木孔。若生人中。宿业嗔习。怨结所缚。无缘之处。悉如怨家。种种方便。求他短阙。以余业故。受如是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见有饿鬼常求人便。伺求其短。杀害婴儿。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前世之时。为他恶人。杀其婴儿。心生大怒。即作愿言。我当来世。作夜叉身。报杀其子。如是恶人。身坏命终。堕于恶道。受蚩陀罗饿鬼之身(蚩陀罗魏言伺便鬼)。常念怨家。嗔恚含毒。求诸妇女产生之处。伺婴儿便。而断其命。此鬼势力。神通自在。若闻血气于须臾顷。能行至于百千由旬。若妇人产。以微细身而求其便。以嗔恚心常求其便。处处追逐。欲杀婴儿。求其害便。如是饿鬼。遍一切处。求小儿便。觅其因缘。若母犯过。育养失法。得其子便。若不净秽污为鬼得便。窥视窗牖。或复门中大小便处。不净水边。咒中求短。求彼所忌。若见影像。若衣不净。若火若水。若地若刀。若求喜庆。若临高岩。若上高阁。上下求便。如是种种。常求其便。怨怒之心常不舍离。如上所说。若得其便。能害婴儿。若不得便。至于十岁。种种求便。犹杀不舍。如是不善。自缠其心。饥渴烧身。不能杀害。若得其便。则断其命。若此小儿有强善业。或为善神之所拥护。不能杀害。彼鬼嗔心。从此命终。随业流转。受生死苦。人身难得。犹如海龟值浮木孔。若生人中。宿业嗔习。怨结所缚。无缘之处。悉如怨家。种种方便。求他短阙。以余业故。受如是报
 楼主| 大求圆满 发表于 2017-5-11 15: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26群报到犹如魔王波旬一般的魔障业障一定可以战胜,佛陀战胜波旬佛光立即败落,而且能够预测他未来的路。虽然辟支佛因为感恩一碗饭功德,让魔王波旬成就了欲天第六层天天主,但还是得到佛陀度化阿弥陀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无量光明佛教论坛  

GMT+8, 2020-2-26 23:45 , Processed in 0.15198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